这是一个创建于 18299天前 天前的主题,其中的信息可能已经发生改变。

我也是愤青,我也有很多话想说,我有很多质疑,这个社会对道德的标准是不公的,制定去判定这些道德标准不是条约,应该是人的自我内心!我对这个社会没有任何贡献,我只是这个社会的成千上万个蝼蚁之一,我没有资格去批判任何事物,我作为这个国家的子民,接受着这个组织管控和制约!我对这次疫情有诸多质疑:
全国各地捐赠给武汉的物资是谁给的胆子红十字会会拿去分发给不是刚需的地方?
山东捐的食物武汉政府为什么会拿去菜市场买?
重庆采购的物资为什么大理一个不严重的城市会被拦截征用?
执事公安为什么去判定一个武汉大学攻读七年的医学专家言论是谣言!
这些质疑如果无误!全国公民应该去了解社会契约论!政府的权利是他的子民赋予的!
这些质疑如果有误!这个政府应该去认真解读马克思概论和社会契约论!

2月7日 14:36
2000